Toni

现实的话

对自己说时是绣花针刺入表皮般隐隐刺痛..一会儿便不觉着痛了 或遗忘 或适应 只有在同一个地方扎多几次 连续扎 才能感到痛记着痛

别人对你说时就像西瓜刀直插心头再一拔出般...不留间隙 继而感觉到血喷涌而出 然后再缓缓流尽 缓缓..多得麻木掉身体 脑袋缺氧 脑袋一片空白 只剩下心头上那个洞 血在流出 风在穿刺

想成为个特别的人 但又怕他人眼光聚焦

总有不甘 总会自卑 所以退忍 所以...

我真的很复杂

表面谦卑 实则很渴求赞美表扬

我比我想象中渴

评论